石雕知识

Kaiyun官方网|背后的窘境与困惑

2024-02-07 00:50:03
浏览次数:
返回列表
本文摘要:背后的窘境与困惑

■本报记者 刘建新 孟国庆

最近,我市水上义务搜救队队长赵振杰有些坐卧不安——

由于有关方面突然改变信息传达方式,搜救队无法在第一时间获取落水者的信息,以致他们十万火急地赶到出事水域时,往往错失最佳搜救时机。

背后的窘境与困惑

■本报记者 刘建新 孟国庆

最近,我市水上义务搜救队队长赵振杰有些坐卧不安——

由于有关方面突然改变信息传达方式,搜救队无法在第一时间获取落水者的信息,以致他们十万火急地赶到出事水域时,往往错失最佳搜救时机。

这让义务搜救队万分尴尬,这一改变也在队员中掀起轩然大波。水上义务搜救队副队长何延森说:“抢救落水者需要争分夺秒,多一个环节,就意味着浪费更多的抢救时间。

溺水警情发生后,即便派出所5分钟内赶到现场,然后立刻通知搜救队,队员到现场最少也要10分钟,那时往往只能是打捞尸体。”

水上义务搜救队队员表示:如果继续由派出所通知警情,他们将不再前往搜救。“义务救人,我们义不容辞;义务捞尸,我们觉得不值!”队员们说,“每次搜救我们都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。如果明知溺水者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了,那么我们就没有必要冒险且不计报酬地进行打捞。

8月13日后的1周内,水上义务搜救队先后接到3个派出所通知的6起溺水警情,队员们没有出动。这让队员们有一种道德上的撕裂感。一位队员说,虽然搜救和打捞都具有爱心奉献的性质,但两者质量不同。说实在话,不去打捞,他们心里也有些不安。

基于这种不安,队里有人对赵振杰说,目前的状况如果不能改变,搜救队干脆解散算了,这样大家就心净了!

在顺利运行近5个月,出现场56次、成功救起17人后,我市水上义务搜救队面临着成立以来最大的挑战。

事情的背景是这样的——

筹备成立水上义务搜救队时,为求得支持,赵振杰曾与市110报警台口头约定:报警台为搜救队义务提供溺水信息,但双方不存在任何隶属关系,一旦搜救队员在救人时发生意外事故,责任由队员自己承担;队员到现场后量力而行,队员认为可能发生危险时,有权停止搜救活动。

约定的出炉与我市的水上搜救窘境密不可分:我市仅有市海事局一支水上搜救队,且该队只负责通航水域水上交通事故的搜救工作;负责普通落水事故处理的公安机关,在水上搜救等专业性较强的工作上力有不逮,许多出警的民警不会游泳,到现场后无法下水救人。2004年,市110报警台接到溺水警情38起,溺水者大多数都遇难了。

这样的现实迫切需要我市成立一支水上搜救队,而赵振杰等人的义举便应运而生。因此,搜救队成立以来,双方合作非常顺利,水上义务搜救队在得知警情后及时到场,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市水上搜救的压力。

然而,本月中旬,事情悄悄有些变化。

8月12日,水上义务搜救队副队长何延森接到洛北派出所的求助电话:有人落水,请水上义务搜救队赶快过来帮忙。何延森觉得很奇怪:以前都是市110报警台直接通知的溺水警情,今天怎么由派出所通知了?尽管有些疑虑,水上义务搜救队还是马上赶到现场救人。

事后,水上义务搜救队被告知:从8月12日起,市110报警台接到溺水警情后不再直接通知水上义务搜救队,而是先通知派出所或120急救中心,再由出警单位根据现场情况与搜救队联系。

方式的改变,导致结果的不同。8月12日发生的一起溺水事件似乎证实了水上义务搜救队队员的话:当日14时,七一南路洛河橡胶坝附近一男童落水;14时20分,本报热线记者在事发现场见到了派出所民警,此时,22岁的洛宁县陈吴乡卫生院的任飞营为救落水儿童失踪;14时41分,水上义务搜救队接到民警的通知。

搜救队5分钟后赶到,任飞营已不幸死亡。

信息不畅通、队员情绪波动大,赵振杰如坐针毡。想起半年前发出倡议书时的万丈豪情,他心有不甘。一周来,赵振杰放下自己所有的事情,跑了多个部门寻求支持,但事情并没有向他希望的方向发展。

背后的窘境与困惑

他们的梦想与光荣

他们的自律与争论

他们的孤独与困惑


本文关键词:Kaiyun官方网

本文来源:Kaiyun官方网-www.ksxzw.com

搜索